Tuesday, October 16, 2012

災難般的神經科學年會大拜拜

這是我第四次參加神經科學年會,第一次不在Washington DC,第一次站海報,第一次幫同事站海報,第一次跟實驗室的同事一起旅行。

整整四天,只覺得窮困潦倒,又冷又餓又累。一直有貴人相助,但還是很難平撫心中的災難感。

整個旅程從一開始計畫就是個災難,一個自找麻煩的災難。一開始四個女生說好要一起住,好心主動定了一間房間,儘管有點貴,但四個人一起分攤還算可負擔。結果一個女生完全搞錯會議時間,無法參加,兩個女生因為修課所以要提早回去,原來一晚$75變成一晚$300,誰負擔的起?出發前一個半月,靠著朋友分享的民宿網站,找到了相對便宜的住宿地點,民宿主人是個很好心的媽媽,也幫了很多忙。

教訓:不要太好心。

原來以為幫忙站海報不會太麻煩,反正就是別人海報做好,幫忙拿去印,隨便講講就可以。沒想到收到的“完成“海報只完成了60%,有20%是實驗室的助理補上,最後還有一整個欄位空白,一張圖結果錯誤,加上自己龜毛覺得原來的海報設計很醜,所以又雞婆修改了排版跟顏色。

教訓:不要太好心。

之前就有聽說紐澳良不是這麼安全,住的地方需要搭車。沒想到這個城市正在大維修,中斷的輕軌電車得用公車銜接。第一個晚上又餓又累,拖著行李跟兩張海報在迷路,隨便問都問到遊客。最後還是靠著好心的當地人及旅客幫忙,讓我順利找到住宿的地方。

紐澳良這個城市,騎腳踏車15分鐘遠的地方,搭大眾交通工具需要50分鐘。現在突然很深刻的理解了老公對波士頓大眾交通工具的憤怒。因為真的讓人很憤怒。

一直到最後一天,才沒有在會場奔跑。奔跑的模式有:提著高根鞋或舉著海報跑。

會議之中還不小心看到前老闆,嚇到我想去收驚。

台灣之夜,有點混亂,但還是很開心看到很多老朋友。

現在,我迫不急待的想回家,結束這場鬧劇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